[創作] 八聲甘州 六洲歌頭

作者: dominiclin (個性藍貓)   2017-01-11 21:38:35
李大漠山上的老鐵皮屋已經不堪使用,獵人們似乎考慮重建。屋頂和牆角滲水
已經不是最大的問題,夜晚灌進的寒風也不會困擾自詡風之子的山伴。單薄的鐵門經常發
出碎裂的聲響,也不知道換了幾次了。
多人反對拆除老鐵皮屋,它持續了超過半個世紀的堅持不是我們應該停止
的。我不相信它會這麼容易倒下。我只在裡面住過五夜,每一晚都是難忘的回憶。
那之前好幾次外出狩獵,我握著藤枝根製成的短弓,卻沒有箭袋。我遲疑
過許多回,究竟是帶獵刀防身比較好還是只能用來擊打、無矢的弓?
叔父不讓我用刀,他認為我會傷到自己。我有次想把短刀綁在後腰上偷偷帶
出門,叔父馬上發現了。他沒有責備我,只是把刀拿走收了起來。
我知道他看見我身上戰士的影子,還有充滿殺意的眼神。他很讚許。
幾個星期之後我在鐵皮屋裡度過第一夜,那晚我們遇見長鬃灰熊,我親眼看
見牠擊倒一頭鹿。我以為我有機會與牠搏鬥,但看見野性的力量與速度,七歲的我第一次
體會什麼是不自量力。那天我對於屋內的一切甚是不滿,尤其寒冷的風不斷拍打,還有縫
隙造成的怪聲。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受到如此洗禮,我沒想過我會再去第二次。
但其實除了第一夜其餘的夜晚都很通。
第一夜夜半,叔父搖醒我,從門縫指著一個洞穴。我以為他會說那是熊的洞
穴,他要帶我去趁著灰熊熟睡時獵殺牠。但他卻只是告訴我一個故事。
那是蝙蝠穴,裡面沒有熊。洞裡掛滿了血紅眼的果蝠,牠們不會主動攻擊人
類,但一旦抓狂起來,牠們的利爪可以讓人鮮血淋漓。他一開始這麼說,讓我打了個冷顫
。那洞穴離我們只有幾步之遙,我可以想樣裡面一雙雙鮮紅的雙眼睜開,集體衝出洞穴的
可怕影像。蝙蝠的利爪會毫不猶豫地挖去我們的眼球,切開我們的動脈。
但叔父接著說,他曾進去過。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眼光在他身上搜尋可能
留下的傷痕。我熟悉的那幾個傷,都是我已經知道故事的。他的微笑很淡,繼續說下去。
他沒有驚動倒掛在洞穴頂的蝙蝠群,而是靜靜溜了進去,又溜了出來。我表示我的質疑,
蝙蝠的聽力應該很強,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呢?
叔父沉默了幾秒,眼裡閃過一絲興奮。他問我,要不要進去看看?
我看著他,他似乎一點也不害怕。我遲疑了好幾秒,不確定這故事背後到底
藏了什麼真相。求知慾不斷催促我同意,但同時我也屈服於畏懼感。在叔父對我的恐懼失
望前,我堅定地點了點頭。他的笑意更深了,看了看門外,似乎覺得那時是很適合探險的
夜晚。
「我向你保證,我們不會遇到任何危險。只要緊跟著我。」
他打開鐵門,在寂靜夜裡,聲音大到我忍不住畏縮。我的眼神探進洞裡,一
片漆黑。我感覺到裡面無數眼睛的注視,他們像殺手,又像一隻黑暗的巨手籠罩我。我喘
了一口氣,看著叔父向前走。他似乎很輕鬆,我提醒自己冷靜下來。
我信任他,他不會讓我受傷的。但我卻又不太敢全然相信他,如果這是某種
變態的成長儀式呢?例如受到吸血蝙蝠的襲擊並存活下來?我看過不少非洲原住民的成年
禮,有些很平緩,但有些實在是驚心動魄。而且叔父總是有著讓人畏懼的神祕感。
我沒聽說過任何有關蝠洞的傳說,也許這件事真的只有叔公知道,大家都沒有試著進
到洞裡。村人總說,探索是被允許的,但必須要在安全的範圍內。
我們已經到了洞口,我可以聽見風灌入洞穴內的回音。這個洞穴不淺。我看
見洞穴口掛了一個木製的牌子,上面寫著「請勿進入」。木牌已經被蛀壞了一大半,看起
來很脆弱。就像我一樣,是易碎物品。
我們在洞口聽著聲音,吹著風。叔公豪不顧忌地大聲呼吸,我則努力屏住自
己的氣息。在好幾次差點喘不過氣之後,我決定向叔公那樣自然呼吸。他看著裡面好一陣
子,接著轉向我。他在我眼裡尋找任何一絲退縮的徵象。我善於隱藏,他什麼也沒找到。
「我們進去吧。」
洞穴裡幾乎什麼也看不到,我走的很慢。叔父沒有要等我的意思,逕自走到
我的視線範圍外。但這裡能見度這麼低,從腳步聲來判斷他大概離我不超過五步。我不敢
相信自己正在李大漠山的內部探索,而我們顯然還沒走到蝙蝠棲息的地方。
我的手摸過濕潤的岩壁,感受青苔,熟悉的觸感讓我稍微放心。接著我驚覺
不對勁,叔父的腳步迴響愈來愈大聲,他正在遠離我。想起他的告誡,我快步想要跟上,
但他的聲音卻愈來愈遠。我停住腳步,希望他發覺並回頭找我,但腳步聲卻愈來愈遠。
我感覺全身凍結,我獨自處在這片黑暗中。他為什麼不停下來?一定是因為
我沒有發出聲響,他不知道我落後了。我不敢喊叫。也許我應該返回洞穴口,叔父遲早會
注意到的。我硬著頭皮開始往回走,幾度撞到岩壁。我不流淚,但全身顫抖。風愈來愈大
,我終於走出洞穴。這時我已經完全聽不見叔父的腳步聲了。
我盤坐在洞穴口,風不斷打在我身上,像是在催促我重新回到洞穴內。我撐
了半個夜晚,叔父沒有出來。我不斷凝視洞穴內彷彿沒有止盡的黑暗,再一次被籠罩的感
覺襲來,我感覺自己隨時會被捲入裡面,被洞穴完全吞噬。直到我再也無法忍受,我跑回
老鐵皮屋。
躺簡陋的通鋪上,無論睜眼閉眼,方才洞穴的黑暗都在我眼前,不斷放出魔性的誘惑
,像是在歡迎我。我覺得愈來愈冷,也愈來愈疲倦。我想我最後睡著了。
隔天一早我獨自離開老鐵皮屋,跑回村里求救。隔壁的老程慕告訴我蝙蝠是
夜行的動物,而七歲的我並不知道,因為我從沒見過,所以當晚洞穴裡不可能會有蝙蝠的
。但是天亮了,蝙蝠就會回到洞穴。難怪叔公豪不畏懼,因為夜裡那只是個空曠的洞穴。
「他不該進去的,你更不該離開他。他沒有告訴你要緊緊跟著他嗎?」
我愣住了,抬頭看著程慕老人。他額頭的皺紋更深了,似乎在為我頭痛。他
從沒對我做出這種表情。「你怎麼知道他這麼要求過?大家都進去過嗎?」
「沒人敢進去,除了你叔父。那是李大漠山的口,直通大山的心臟。蝙蝠是
山口白日的守護者,但一到夜晚蝙蝠離去了,那裡是某些死去靈魂的去處。」
「我怎麼都沒有聽過?」
他搖搖頭。「孩子就是蠢,誰敢說呢?他帶你到老鐵皮屋是因為你夠成熟,
但沒想到不成熟的是他,你叔公好幾次挑戰山神,都逃過了。因為他總是帶著另一個人,
山神雖然氣憤,但沒辦法帶走只是跟著、毫不知情的人,也就沒辦法對付他了。」
而我離開了他,於是山神收走了叔公的靈魂。
「李大漠山在我們村的旁邊,我們自山上取得資源,但那是一座邪山。我們
的祭拜儀式並不只是感謝,更多的是敬畏還有恐懼。我兒子也曾和你叔公一起進去過,我
原本想教訓他,但他看起來已經受夠了。現在,告訴我你看到什麼了?」
「什麼也沒有,只有一片黑。還有風,風很怪異。」我直言,因為回想起昨
夜而膽怯。
他閉上眼。「都結束了。別再靠近山的心口了,無論白天還是夜晚。」
「那叔公呢?」我震驚地看著他。「就只是因為他幾次闖進去,山神就要懲罰他嗎?

程慕老人看著我,眼神悲哀。我怒視他,他到底對叔公有什麼成見?就我所
知,叔公在村內是叛逆了一點,但不至於忍人厭惡,更別說死不足惜的地步。
「 那哪是什麼山神,根本是魔鬼。」他低聲說。「你想挑戰他嗎?只要一次就
夠了。」
「但你說他不會帶走跟著的人,因為他們是無辜的。」
「我沒說那是因為他們是無辜的。就算是魔鬼也有極限,兩個大男人陽氣十
足,如果帶得走我們村子早就滅了。但他早不如當年,帶著你這毛頭小子,還分散了,大
概只要距離六步,他就沒命了。要不是你趕緊回頭走,大概你也回不來。」
瞬間我全身僵硬,當夜的感覺全回來了。那黑暗的大手,還有無止的引力,
亟欲吞噬我的慾望。我感到毛骨悚然。突然那夜的腳步聲迴盪在我耳裡,程慕老人所說的
六步,我聽見的腳步聲卻如此持久。那麼其餘的步伐,究竟是誰走的呢?
(-原作者同意公開後無法聯繫,故不能得知其如何命名文章及文章用意。-)
(發文後不知道為何產生很多亂碼,已經逐一修正了……)
作者: shine0542 (辰亦)   2017-01-12 01:07:00
標題好深奧
作者: catsbank   2017-01-12 09:01:00
看完內文不太懂為什麼用詞牌當篇名?不過好看推
作者: cicq (cicq)   2017-01-12 23:41:00
作者: ltyhua (影华)   2017-01-16 15:37:00
所以到底是叔父還是叔公啊?

Links booklink

Contact Us: admin [ a t ] ucpt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