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迷炫,光與影的雙生【終】

作者: polesirius (ff)   2020-10-23 19:34:09
正如景介方才所述,陽太母親的確惜字如金,當我把訊息一點開,畫面上來回的,就
是一段簡短句語,而那綴在最尾的,我們最關心的,同樣是寥寥數字,且唸來相當熟悉。
「抱歉」?意思是說,又是空歡喜一場了嗎?我心情頓時一黯。
瞥向景介,他仍怔怔盯著螢幕,表情沉沉灰灰,除了沮喪,彷彿還雜了我無法解析的
情緒。「你不要這樣啦,下次搞不好就是好消息了,不要放棄。」我握住他的手。
「你希望陽太醒來?」景介轉過頭,望著我的視線灼灼。
「當然啊,這不就是你一直期待的?」我腦中浮現他那晚的醉後哭泣。
「他醒來之後呢?」
醒來之後....我將這四字幾番咀嚼,漸漸懂了景介話裡意指。儘管不曾明言,陽太對
景介的確是有著濃冽情誼啊,走過了生死關,當年那些芥蒂、莫名堅持、或是什麼未知的
因由,應該都不重要了吧。若折磨兩人的那段記憶剛好也喪佚了,斷碎的緣份更能順理成
章重新接起,而我,就是多餘的第三人了。
「雖然不太甘心,但如果陽太才是屬於你的真正幸福,我也沒有理由去阻攔。」我努
力壓下心裡的苦澀,給景介一個淺笑。
「所以換你放棄我了?」他揪起的眉頭有著哀傷。
「哪是什麼放棄不放棄,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可是重點要你快樂啊。你們都在
日本,又有一段共同的過去,怎麼看都比跟我隔著海洋好吧,難道要用你的辛苦犧牲換我
的開心?」我很認真望著他,縱使胸口的酸楚好像更濃了。
「你又知道我哪樣會比較快樂....」他喃喃說道。
「我是不知道啊,心是你的,我可以理解你、支持你,但沒法幫你感覺,幫你作決定
。」
無從知曉景介是在怎樣解讀我的話,他只是怔怔盯著我,眉頭蹙得更深。
「光哥,你還記不記得『春日大社』?記不記得去那的路上,我問你如果前任要跟你
復合怎麼辦?」
「記得啊,好像那時講到了過去,話題就不小心岔開了。」被景介如此一問,眼前溪
流便替成山間的蜿蜒石燈路,然後一個時序更迭,轉為仲夏的晚夜:「啊,忘了跟你說,
幾個月前,我見到他了。」
「前任?他不是發過誓不能跟你見面?」景介訝異得提高了聲量。
「是啊,所以嚴格來說,並不算見到面吧。」我追憶著那個夜晚,樂聲繚繞的舞台、
被歲月烙了痕跡的熟悉臉顏,還有他觸著我,那很令人懷想的溫度。「但能再次聽到他的
聲音,重新感覺他在我身邊的日子,就很足夠了。」
水聲如銀鈴細響,帶著腦海畫面推演,我不禁把當時的思緒、兩人的對語,一一對景
介傾說:「最後他還千叮嚀萬交代,要我把你追回來喔。」我望向景介。
「那你對他的感覺呢?不會想要復合?」
「復合嗎?我不知道,感情這東西真的很怪,明明我們也曾經分離過,嚐過重新淬煉
的熾熱,可是這次它變脆弱了,不知道是被傷了太多,還是被時間胡亂添加,我們看著它
,很認真地看著它,它卻已經不是那個屬於我們的樣子。」就像恭介與我,僅僅一點質的
改變,便成了過去式,很難再回去了。
「是啊,陽太現在對我而言,也差不多是這樣吧,當然很想念他,想看他再度活蹦亂
跳,但我已經沒辦法想像跟他的未來了。他還會是那個他嗎?還記不記得我?如果真的能
走回一起,那你呢?難道就把你忘了,丟掉我曾經對你說過的話?」景介黯然低下頭:「
老實說,看到陽太媽媽寫的抱歉,我居然不是失望,反而還鬆了口氣,我是不是很壞?」
「這樣哪是壞,你只是累了。」我將景介靠進懷裡,心中感嘆,事情走到如此地步,
誰都無法說準所謂的破鏡重圓不會有裂痕,或許能作的就是向前看吧,陽太書寫了景介過
去,而我能給予的是現在、是未來,就算挑戰重重,只要持續努力著,又何必妄自菲薄。
「算了,不想了,這種假設性的未知想再多也沒用,都已經走到這裡,我們繼續把它
走完。」我起身對景介伸出手。
轉回至「上賀茂神社」出口,公車正好駛來,載我們前往「葵祭」遊行的中歇點「下
鴨神社」。由於抄了捷徑,下車接續的,並非劃穿整片楓林的主參道,但也無妨,側門鳥
居高立,綻著熱力的焰色朝枝頭灼漫,在蔚藍晴空下格外耀目。
景介遮去日芒抬眼望看,鬱然的表情有些舒緩,不過當循著牆籬一路往裡,視線又滿
是感觸,像走在某段我未曾參與的回憶。「還在想陽太?」我忍不住出聲。
「倒也不是,是想到更之前的中學還有小學,跟恭介的。那時的我們都很單純啊,數
著祭典到來的日子,興沖沖隨人擠去神社。」景介停在廣場中心的「舞殿」前,略過兩側
飛挑的簷面、山牆脊頂的流雲刻綴,僅怔怔盯著殿內的空無。「我很喜歡聽著神樂,看巫
女舞蹈,因為心情會變得很寧靜,很乾淨。」
「是喔,那『葵祭』是京都三大祭,場面應該更隆重吧。」被景介的懷想一勾,我耳
邊莫名傳來鼓擊聲後的悠揚彈撥,似乎也能看到巫女身影悄然顯現,在轉身中振起衣擺,
纖手抬點之間,是滌心清鈴迴盪。
「還用說,大城市的排場跟裝飾,我們以前那小地方哪能比。只是回憶裡的東西總有
濾鏡加成,一想起來就很懷念,想丟也丟不掉。」景介踱著步伐往側處走,這兒的屋殿橫
跨於小溪,儘管模樣素簡,澗聲水光卻於流轉間添增了柔媚。
「恭介應該不會喜歡這種節奏緩慢的儀式吧?」記得他說過在古典音樂會裡睡著。
「他喔,沒幾分鐘就動來動去,一直想把我拉去逛屋台,看能賺到多少食物。」景介
笑了起來。
「賭博?」日本祭典難道也有擲骰打香腸?
「哪可能,就一種被他從小玩到大的遊戲....去每個認識攤位要老闆猜我們倆誰是誰
,猜對幫叫賣,猜錯免費吃,幼稚吧。」
「這哪有賺頭?50%的機率要作免費勞工耶。」心機鬼恭介的智商有如此低?
「沒有喔,老闆必須三次都猜中,而且我們會穿一樣,每猜過一次就用不同方法混淆
他。」
「老闆生意是有多差啊,陪你們玩這種幼稚遊戲,還玩這麼多年。」要是我,看到死
小孩又來騙吃,馬上趕走。
「一直沒贏所以不死心吧,畢竟我們是很像的雙胞胎,恭介花招又很多,都有辦法唬
到老闆來猜。」
或許真的是段無憂年歲,景介很難得絮絮叨叨講述著,眼裡還爍著光。我便這樣聽他
講著古,身旁小溪也在蜿蜒中鑽過虹橋、繞過梅樹殘枝,於一座小神社底隱了蹤跡。我們
不約而同靜了聲,因為眼前溪畔以矮階開敞,綻露著水徑拼石,也浮帶出橙亮橋影,再將
視線往上,唐破風彎挑、鈴繩披垂,午間艷陽將一切勾勒得燦美。
溪水清淺,誘引我們趨前觸碰,景介盯著水裡的顫動人影,像望著過去的自己,也似
望著最熟悉的另個半身。
「那..最近還有再回去看祭典嗎?」歷經高中的寒與暑,應該一切都不同了。
「不敢再去,怕自己亂想。而且以現在的我們,肯定是送上門的免費奴工。」景介苦
笑著。
「哪會,至少有騙成功我。」本來還自詡不是眼盲一族,誰知....
「那是因為才剛認識,當時我根本沒把握自己還行。」
「就算這樣也還是很神奇,到底怎麼辦到的?」我仔細觀察景介,再次拆解他的五官
氣宇。
「某種心理催眠吧,拿掉眼鏡,跟自己內心說話,然後就會覺得自己被釋放。」景介
閃躲我的目光。
「眼鏡只是拘束器喔。」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拘束器?」
「通常不都這樣演,平常看起來很弱小的書生,拿掉眼鏡就變身了。」身邊朋友還都
認不出來呢。
「真的能變超人,就一拳把你轟飛,漫畫電影看太多....」他板著臉,厲聲假怒。
「我要看變身,表演給我看~~」我雙眼點起期待的光芒。
想當然爾,景介沒可能輕易就範,但禁不起我各種方式的磨著鬧著,終於他面有難色
點了頭:「好啦,那你轉過去。」
等待的時間沒有太久,幾個呼吸之後,我的肩頭被拍了拍。而當飛快回過身,望見的
人笑意昂揚:「光哥~我又來了,有沒有想念我。」
這是種很奇妙的感覺,儘管知道眼前之人是景介,服裝未變,瀏海也依舊隨興散揚,
但就很恭介。真的是拿掉眼鏡的關係嗎?可是又不是沒看過景介沒戴,難道正如他所說,
從最心底處催眠,那兩字對我的稱呼躍動著,綻放的笑顏雜著俏皮與挑逗。
「景介到哪去了?」呆望幾秒的我勉強拾回了說話能力。
「你看起來比較喜歡我不喜歡他,所以他自己回東京了啊。」假恭介微微噘起嘴,戲
感十足。
「好啦,快叫他回來。」我尷尬笑了笑,不可否認地,心裡的確有些許觸動。
「你確定?我才剛來耶,花那麼大功夫。」他戴上眼鏡,瞬間變回我熟悉的那個景介
。儘管如此,還淺淺上揚的嘴角仍令他神色泛著光。
「覺得不像?」見我不發一語,定定思索著,景介顯得侷促。
「沒說不像啊,只是想到你剛說的『釋放』,那個被關住的人應該不是恭介,而是本
來的你吧。還無憂無慮,能跟恭介玩在一起,最純粹的你。」我拾著記憶裡的櫻花翩落,
與之映襯的少年儘管同樣會鬧會毒舌,卻少了點憊懶滑頭,多的是對我的體貼與理解。
彷彿被我的話戳中,景介表情頓時一僵,幾秒後才擠出些笑:「真的什麼都瞞不過你
。」
「這樣就怪了,既然那個你還在,為什麼要把他藏著壓抑著?」
「沒有要藏啊,只是當我好不容易能把以前的我勉強拼湊,這些年不斷貼來的標籤已
經生根了,從冷漠到冷血,陰沉進階成陰森,還有什麼孤僻、厭世、怪胎的,每一張都讓
我想向人群靠近的嘗試變成尷尬。多笑一點,也不過換來懷疑防備的眼光。」景介嘆了口
氣,看來無比沮喪。
「像面具戴久了,就拔不下來?」一種類似的苦澀從我心底浮起。
「你也曾經這樣?」
「是啊。」冷傲的、輕佻的、濫情的,各式各樣,僅為掩飾每個沒自信又傷痕累累的
自己,而眼前的景介,便宛如我在不同時空的雙生鏡影。但他若是過去的我,糟糕的我難
道就是未來的他嗎?我真的能以先行者之姿,幫著他蛻變再蛻變,成為引他向前、不再跌
撞的光?
「那最後是怎樣拿掉的?」景介眼透期待。
「拿掉的人不是我。這些面具太頑固了,我只能嘗試換環境,靠來自陌生挑戰的強硬
外力幫我剝除,或是等著....等待某個人能溫柔地、真正幫我解下。」我伸手輕捧他的臉

景介凝望著我,澈亮的眸光像有千言萬語即將滿溢,卻最終什麼都沒說,他閉上了眼
,將臉往我掌中靠著,彷彿這樣的溫度交流,就是種心意接收與回應。
沿溪走回,裡側的本殿以長牆環擁,樸質葺頂交疊而下,現顯其承傳歷史,內庭則對
稱立著八間生肖小屋,置奉各自的守護神祇。景介表情嚴肅朝殿裡禱念,還特地尋了自己
的生肖守護,誠敬擊掌鞠躬,這樣的他讓我覺得也該與大神說幾句話。於是我想了想,先
求了陽太的早日康復,然後便是懇切地、認真地祈望大神能多給我些能量,將景介的桎梏
、心底的陰晦清除乾淨。
可是當默禱完,心仍舊很浮,昨日「天龍寺」種種還歷歷在目,儘管景介展著笑,說
他成長了、不怕了,我又豈能真把他丟著面對各樣可能,只留下幾句字言?眼前依稀還有
被撕開的畫在空中飛散,畫中兩人遠離越遠,張擴的裂隙便彷若分隔我們的大海。
「景介,被撕壞的畫有帶嗎?」一個念頭忽然竄起。
「怎麼了?」景介不解地翻出殘畫,看我仔細端詳後,將畫我的那半小心收入文件夾
:「你要?」
「是啊,放在床頭,隨時激勵,就不相信會輸給大海,總有一天他們會再次相聚,成
為完整的一張畫。」我朗聲說著,像替景介定心、也幫自己打氣。
穿過斗栱疊簇的朱紅樓門,神社外的「糺之森」廣茂,放眼望去,皆為轉色中的楓葉
,襯著晴空,便似蔚藍畫布上的潑濺顏彩。不僅如此,陽光又插手調弄了濃淡,於是輕揚
碧翠裡幾點幽綠,沉著炭紅間綻出了星火燦艷,很令人迷醉。
「餓了吧,先吃些東西,有好料喔。」我隨意找個乾淨樹下跟景介招著手。
「這麼大盒你居然也帶來,不嫌重....」他瞪大了眼,看我變魔術般把昨日買的抹茶
卷從背包掏出。
「帶回台灣不如一起吃,比較美味~」我迅速切分著,然後往嘴裡塞了一口。果然,
那麼多人搶購不是沒原因,光蛋糕體就讓口中散著抹茶的優雅香氣,濃厚淋醬又進一步加
深對味蕾的衝擊。
「是不錯。」景介帶著微笑咀嚼著,很稀奇倒沒嫌過甜。
儘管拿吃食填充思緒,當盒裡漸空,一直不想面對的離愁仍舊慢慢替補而上。溪語在
耳邊低迴,回憶也不由自主流轉,於是林葉暗褐者成了「大原」早逝後的荒茫,由金燦橙
亮的,則讓我從「永觀堂」的鏡影繽紛行入「嵐山」,酣醉於「常寂光寺」的山階炫幻。
而枝頭最豔的灼炎,應該是「東福寺」借予的火苗吧,或許下個瞬間便將綻耀燃天。
「去了這麼多地方,結果還是沒去『金閣寺』啊。」隨我一起抬望的景介出了聲。
「對耶,說好要看它被楓紅圍繞的樣子,發生太多事都搞忘了。」只有第一天是照著
心中劇本,接續的不知被誰大筆一揮,完全拐了方向。但我又怎可能預知會在「大原」跟
景介反目?又如何能猜到僅僅過了一天,「永觀堂」的日與夜便把我對景介的看法再次翻
轉?
而「常寂光寺」的楓色本還將他與陽太的相遇綴得炫美,怎料日斜夜臨,楓色竟成了
血色。那個歇斯底里的、脆弱哭泣的,真的跟我身旁的是同個人嗎?我轉頭瞥向景介,他
回望的眼神爍著光,一如「東福寺」裡隨風躍動的燄芒。
「這樣好了,冬天我們再來京都,聽說『金閣寺』的雪化妝同樣很美。然後,我陪你
去看陽太。」有好多話想親口對他說,感慨的、感謝的,當然還有滿滿的加油和祝福。
「也好,我好像也該跟陽太告別了。」
「告別?什麼意思。」景介的回語很令我意外。
「就像你說的啊,換個環境。再這樣待著,我永遠無法擺脫過去,不管是過去的我還
是陽太。所以,我跟大神報備了..」他深吸口氣,表情堅定:「畢業後,我要去台灣工作
。」
「這..太挑戰了吧?剛畢業就跑這麼遠,要作怎樣的工作?」我有點震驚,腦海裡問
號不斷,雖然這也幫我們的遠距離、為我的苦惱解了套,但....真的好嗎?
「就是要趁年輕,還有本錢一搏的時候啊,至於要作什麼,有一年的時間可以好好想
。如果真的想不到,就學習當個甜點師吧,開間小工房,做做冰淇淋、或是茶類料理,反
正你愛吃,然後再加些溫馨佈置,幫你留個VIP席,隨便你要看書、寫文章、喝茶、放空
,都好。」
「那你的畫畫怎麼辦,放棄好浪費你的天份。」我越聽越發愣,完全不曉得他已偷偷
計畫了那麼多。
「作甜點也可以很藝術啊,你該擔心的是你的身材,因為做失敗的你要吃。」他促狹
笑了起來。
「你..真的想清楚了?為了我丟掉那麼多,不嫌棄我已經一堆白頭髮,比你老那麼多
歲?」我握住景介的手,感動激動夾雜:「也許一轉眼,健康就崩了,也許再過幾年,就
得被人推輪椅曬太陽、拍痰提尿袋。」
「光哥,你怎麼不想我去台灣可能拖累你,吃你的用你的,還永遠賺不了錢?你總覺
得自己老,難道我就完美?我的腦袋裡有奇怪的聲音、有破碎的畫面,還有個惡魔不時想
跟我對話。這樣的我你都接受了,還牽著我在黑暗中往前走,我又怎可能在你走不動的時
候把你丟下?」景介嚴肅的表情轉為悽傷:「還是,你反悔了,不要我了,說什麼想把畫
拼回一起只是在哄我?」
「在亂說什麼,我越過一片大海才遇到了你,又繞了好一大圈才跟你在一起,怎麼會
不要你。我要你陪著我一起看世界,牽著手一起走未來的路,我再也不要讓喜歡的人離開
我了。」我將景介緊緊抱住,管它什麼現實面,管它什麼可預見的艱辛。
「那..就這樣說定囉,今天過後的明天,秋季過完的十年二十年,也請繼續指教。」
他在我耳邊輕聲說著,嗓音暖暖的,像楓葉篩下的午間陽光,而隨之吻上的,微澀後有著
回韻甘甜,我想,應該是幸福的味道。
~終~
=========================
https://imgur.com/qQgz7aR
下鴨神社 御手洗社
https://imgur.com/47l12if
下鴨神社 糺之森
=========================
謹以此文獻給那些我們追逐的,以及那些默默守候我們的男孩與男人,
也希望仍在愛情迷茫的、仍受苦無助的朋友,能再找到光亮。
生出這樣的一個長篇當初是持著衝動與熱血,也給自己一個在文字路途上的試煉,
不過現實總是很殘酷的啊,自己的能力可能也不足,
所以今後應該很難再燃燒生命跟時間在這類事情上吧。
無論如何,還是感謝大家陪著我將近九個月的時光,
在這最後的時刻,請還在的、長期潛水的、或是有曾看過的朋友都喊個聲嗎?
當然留下任何感想更是好,
讓我知道在這漫長的路上,我並不孤單。
作者: serenitymice (靜鼠)   2019-10-23 19:34:00
搶推 完結撒花
作者: nokia6310 (還滿需要朋友的老手機)   2020-10-23 19:42:00
好看~
作者: APTX4869X (APTX4869)   2020-10-23 20:17:00
故事才開始的感覺
作者: teke   2020-10-23 20:35:00
要再繼續燃燒你的熱情呀~可以出書了
作者: omimi (可以受嗎?)   2020-10-23 20:58:00
推推推
作者: kcxx (KC)   2020-10-23 20:58:00
很開心是幸福結局!
作者: Megartnee (Ernee)   2020-10-23 21:00:00
謝謝光哥~~
作者: casperblueh (好藍)   2020-10-23 21:36:00
謝謝光哥~ 期待下部作品!
作者: carlization (夢的繾綣)   2020-10-23 21:36:00
寫外傳(如果有的話) 拜託!!
作者: bpan (一枝筆小潘)   2020-10-23 21:43:00
太好了!還好是happy ending!竟然也不知不覺追到完結了
作者: young99 (結束即是開始)   2020-10-23 21:48:00
作者: apartamento (禾山解打鼓)   2020-10-23 22:01:00
竟然連載九個月了,真的很喜歡以京都為背景的題材,謝謝你寫了這篇故事~~
作者: omimi (可以受嗎?)   2020-10-23 22:24:00
謝謝你的筆陪了我們那麽久,讀著讀著也會想起自己曾經的青春飛揚,化成回憶一起漫飛
作者: spps80619   2020-10-23 22:46:00
推 謝謝你寫下這段故事 辛苦了
作者: cerebrum (RU-486)   2020-10-23 23:09:00
恭喜~
作者: dmc1121   2020-10-23 23:10:00
推~謝謝光哥的連載 不知不覺九個月就過去了 期待下次連載開始
作者: happy50615 (Lung)   2020-10-23 23:19:00
真棒,覺得超開心
作者: bigface0909 (大臉)   2020-10-23 23:19:00
讚讚讚~~希望兩位一路甜甜蜜蜜 長長久久雖然我覺得遠距離真的很難,而且感覺兩位對自己都比較沒自信,安全感好像也比較偏不足,不過或許因為這樣反而能更體諒對方的心情,好好說出內心話,彼此扶持,希望光哥跟景介一起攜手到老有空能不能來點番外篇啊!(跪求)
作者: loveyouwei (小哲哥哥)   2020-10-24 00:14:00
謝謝你,辛苦了。所以現在跟景太在台灣一起生活嗎?
作者: carlization (夢的繾綣)   2020-10-24 00:16:00
跟景介要一直幸福喔喔喔喔!
作者: anizaiki (大哥)   2020-10-24 00:18:00
推推,京都很有畫面
作者: st931103 (克拉克)   2020-10-24 00:18:00
推,希望到現在都還是這樣甜蜜
作者: k625ing   2020-10-24 00:25:00
完結了,好捨不得!希望有進行式的故事
作者: leehomeyu (黃綠紅)   2020-10-24 01:03:00
看到最後面真的太感動了!你們都把自己放在後面的位子,其實你們都是彼此的第一位...真的很開心有這樣的結尾!雖然故事結束了,人生還在進行著,希望你們感情能越來越好,對自己都更有自信一點,也要相信對方^^
作者: catnfish   2020-10-24 01:05:00
超好看,尤其喜歡你描繪京都各景點的細膩,更細膩連結故事的脈絡!嗚嗚原來精神糧食也這麼久了..
作者: jackolchen (小逸)   2020-10-24 03:05:00
太讓人開心了
作者: nonotaco (Tadeo)   2020-10-24 03:59:00
完結了! 我還以為最後會附上你跟景介的合照(?)
作者: n37359 (LZA)   2020-10-24 07:35:00
從頭追到尾啊! 還好結局是HE 也恭喜光哥找到適合的人
作者: Satanpm (等待)   2020-10-24 08:15:00
從頭追到尾,感動
作者: guestd   2020-10-24 13:36:00
好感動喔! 你們一定會幸福的,敲碗光個跟景介的合照!!
作者: papayalin (身不過勞心不輕動)   2020-10-24 16:31:00
連載辛苦了!想繼續看進行式的故事XD!要幸福喔(敲碗合照)!
作者: byron1127   2020-10-24 18:38:00
跟了九個月真的很值得!感動難過喜悅悲傷全都包含了在裡面謝謝你花了這麼多時間寫了這麼長的一篇故事!不外乎繼續敲碗番外篇X D
作者: dmc1121   2020-10-25 00:43:00
光哥~ 我覺得年齡不是問題 大家需要的文章的慰藉
作者: lohuanmengs (花花草樹木)   2020-10-25 01:06:00
潛水到結局來換氣了,最後好感人啊QQ以為會有合照呢。番外篇可以寫恭介後來的故事XD
作者: HsuDong (I LOVE SKY~~)   2020-10-25 03:52:00
謝謝你的文章,讓我更有學好日文的決心。京都一直是我最愛的日本城市,謝謝你。
作者: carlization (夢的繾綣)   2020-10-25 16:55:00
寫到結婚 老扣扣也沒關係(是要逼死光哥?)
作者: dd2367 (wei)   2020-10-26 09:21:00
一次追完100篇好爽!!!所以景介現在在台灣跟光哥一起生活了嗎?
作者: dmc1121   2020-10-26 23:57:00
光哥有的是美景.內涵及敘述能力 完全不需要靠臉孔或身材
作者: supercool (又到了悶熱的季節)   2020-10-27 17:00:00
希望能再看到您的大作哦~~
作者: carlization (夢的繾綣)   2020-10-29 22:59:00
爆不能負責,但抱可以(?)

Links booklink

Contact Us: admin [ a t ] ucptt.com